当前位置:首页 >> 信本资讯 >> 政策解读

张一鸣的两面人生

来源:信本咨询www.Sjxbzx.com 发布时间:2018-12-19 浏览次数:8


郭富城拿到电影《无双》的剧本时,看了六次才明白原来每一个主演都要演两个人的角色,最终郭富城给人们呈现出了一个冷静+疯狂双重性格的画家+假钞案主谋形象。


这样的矛盾人设并非电影完全虚构,如今被人们热论的张一鸣与其所创立的今日头条帝国之间的“矛盾”两面,或许也如同《无双》中郭富城所饰演的李问那样,充满着矛盾与冲突。

“流量至上”的产品价值观

最近,今日头条在印度推出的社交内容平台Helo因为假新闻泛滥,成为印度当地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根据《印度时报》的报道,Helo上层报道称BBC(英国广播公司)宣布印度国会是世界上第四大腐败政党,但却遭到了BBC辟谣称从未发表过此类言论。

实际上不仅仅是印度,类似的针对今日头条的指责声音也在最近几年在国内变得越来越多。真的是头条在其产品上恶意扭曲事实么?显然并不是。问题出在头条的产品基因上,头条系产品重算法、轻质量、以流量为核心诉求的内容导向的特点,最终导致了这一系列的问题,内涵段子App甚至在2018年4月因此被永久下架。

从商业的角度而言,信息流无疑是一种伟大的创举,永远刷不完的内容让打发时间的用户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但问题在于,人性中的劣根性往往驱使着人们更容易被那些低俗甚至恶俗的内容所吸引。这些低俗内容在门户时代并非不存在,但在今日头条的个性化推荐引擎中却不同,它会让用户逐渐陷入一个信息茧房之中,最终变得疯狂和麻木。

既然机器成为了内容的分发者,那么机器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去分配流量便成为了关键,但机器毕竟不具备人类的主观性,只能够基于用户行为数据去判断内容的优质与劣质。

技术本无罪,作为产品设计者的今日头条或许也并不能算上有什么罪过,但最终导致的结局却并没有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反而头条系所构建的巨大内容平台变得越发疯狂。

张一鸣的克制与两面性

相比头条系「疯狂」的产品,张一鸣本人的公众形象却十分的克制,「延迟满足感」是张一鸣最为奉上的人生哲学。张一鸣始终都会居安思危,而这种延迟满足感最终也就变为时刻的「不满足」,不满足所对应的则是一种进攻性更强的姿态和思维。

一面非常克制,一面又始终保持着进攻与挑战的姿态,这或许也成为了张一鸣最为矛盾和双面的特点之一。

某种意义上,张一鸣与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反而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那句最为著名的演讲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无疑就是张一鸣「延迟满足感」的另一个翻版。

但不同的是,无论是个人电脑,还是智能手机,苹果起到的角色都是人类生产力进步的巨大推动器,而张一鸣所创办的今日头条显然不是。有网友曾这样评价张一鸣与今日头条的关系,「一个极度自律,极度珍惜时间的人做的东西,全是收割用户时间的奶头乐」。

这样的说法或许太具有攻击性,但却十分形象的形容了张一鸣个人特征与今日头条产品特征之间的矛盾。张一鸣17年的好友梁汝波也曾有过类似的评价,「他不打牌,不玩游戏,不看碟,还给自己起了个封号叫“道德状元郎"」。

作为“道德状元郎”,张一鸣一直在试图证明,最优秀的产品经理或许并不一定是自己产品的重度用户,但却一定能够足够理解自己产品的重度用户的需求,甚至为他们创造出新的需求。这样看来,头条“流量至上”的价值观也成为了必然,因为人性总会有弱点。

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张一鸣曾这样说,“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同时,我们确实不应该介入到(价值观)纷争中去,我也没这个能力。”

显然,技术背景出身的张一鸣信奉着“技术无罪”的理论,正如那句“如果能用A/B测试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这是今日头条内部一直信奉的产品价值观,无疑是将数据和技术的价值发挥到了极致,同时这种极致也带来了很多“疯狂”的问题。人会欺骗人,数据有时候同样也会。

扭曲背后是别样的“疯狂”

有趣的是,另一个占用着用户最多时间的产品缔造者,也同样最会和“克制”这两个字产生关系。微信之父张小龙就总是被媒体总结成功经验,克制无疑是诸多“经验”中最为重要的一条。

对此,2017年的时候张小龙也表现得十分无奈,对外解释道,“很多人认为我们在微信产品里很克制,但其实我当时听到这样的评论是有一点点惊讶,因为克制这个词从来没有在我的脑袋里面出现过,如果说做一些事情我们要求自己很克制的话,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那是一种自我压制的行为,但是我并不认为我们在做这样的决定时我们要自我压制,或者说自己切割掉我们很多想要做的事情,那不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正如张小龙看到的那样,互联网的本质是消除信息不对称,而不是加剧信息不对称并借此牟利,这显然并不是一个正确的产品观。“善良比聪明更重要,AI可以比人更聪明,但是人可以比AI更善良。”

这一点显然张一鸣也一定会同意,只不过对于头条这个庞大的流量获取、分发、变现机器而言,作为发动者的张一鸣还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的“满足感”。2016年,张一鸣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不做医疗广告是因为目前民营医院很多服务差或者经营违法违规,而我们很难区分把关。这和我个人的善恶观无关,更多是企业发展长短期和“延迟满足感”有关”。他也曾对媒体表示,“推荐一个有问题、低质量的广告实际是杀鸡取卵。”

然而遗憾的是,如今的今日头条似乎并不能够在这样一条内容不断低质化的路上停下来。头条疯狂的商业化带来了几百亿人民币的年营收,甚至动摇了资本市场对百度等公司的信心,但越来越低质的内容和媒体中立属性的缺失,也在动摇着人们对头条未来的信心。

显然,“延迟满足感”带来的成功快感对于张一鸣而言的优先级要高于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这样的原则和谷歌最为著名的“不作恶”的企业价值观则是云泥之别。毕竟,轮子一但转起来,停下来可能费得力气会更大,尤其是当它滚在人性的下坡路上时。

信本咨询 www.Sjxb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