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本资讯 >> 政策解读

焦点分析 | 字节跳动的社交野心

来源:信本咨询www.Sjxbzx.com 发布时间:2018-12-12 浏览次数:8
近20年的时间里,腾讯用社交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连接了数十亿的用户,也围猎了想要突破这张网的后来者。

人人网、微博、来往、易信、米聊、映客,乃至今年火起来的子弹短信,他们代表着阿里、小米、网易、新浪、锤子手机、人人等公司的意志,曾想过分一块社交蛋糕,也曾想过颠覆QQ或微信。任一茬茬社交产品的野蛮生长,都未曾动过腾讯的社交根基。

今年挑战者不只子弹短信,还有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但这似乎并不能让已经有750亿美元估值的它满意和满足,做一款能影响更多人的IM社交产品或者成为一个新兴社交帝国或许才是它最深层次的野望。


飞聊来了,该来的还是来了。剩下的悬念是,它会再次让大多数人陷入狂欢后的失望,还是带来更新换代式的持久使用?

飞聊,短视频后的社交密谋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人曾这样形容字节跳动做社交的心思。它需要流量之外,社交关系链构建的更坚固的铠甲,也需要由此延伸和拓展出来的商业价值链。

去年,字节跳动曾给予每天亿级流量来扶持微头条,后者对标的正是微博;今年,抖音在宣布有1.5亿日活及3亿月活时,也曾对外公开表示正在通过加“关注”等路径尝试社交,期间官方新闻稿中也曾将前缀音乐短视频改为社交短视频。如今,抖音已经成为各大第三方数据平台发布的社交产品排行榜中的一员。

可是,微头条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抖音在经历用户增长三级跳后开始放缓,短视频的天花板像直播一样清晰可见。如果继续扩大社交版图,我们分析认为,已经尝试过内嵌头条App、自己团队推出独立App的产品路径后,字节跳动大抵会选择寻找外部团队开发或投资的方式来加码社交。而飞聊似乎正在验证这种猜测。

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将上线一款年度级别的全新社交产品“飞聊”(flipchat)。该产品不会内嵌在今日头条App内,将会以独立App形式推出。值得一提的是,这款秘密开发良久的产品,还挖来了微信前几号员工做开发,意在模仿微信。

另外,字节跳动收购了英文域名“flipchat.cn”。查询域名网站可以发现,该域名的联系公司为成都不亦说乎科技有限公司,留下的邮箱为ename@bytedance.com。进一步查询上述公司的工商信息,可以发现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李文涛,还有“feiliao.com”、“feiliaoapp.com”和“fl5.co”三大相关注册域名。

36氪就此求证字节跳动,对方回复称“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在内部了解”。字节跳动多位员工告诉36氪,公司内部有很多保密产品线,如果泄密有处罚和开除的风险。此前,字节跳动曾推出与企业微信类似的办公IM工具Lark。


查阅资料会发现,字节跳动的飞聊与中国移动的飞聊“撞名”。后者是2011年9月28推出的一款基于飞信开发的IM产品,用户可以免费使用短信、图片、视频、对讲等功能。说起来,飞聊是一款与微信存在竞争关系的产品。但由于缺乏统一的管理、持续的技术升级以及品牌推广,致使飞聊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2013年,有传言飞聊将停用。

目前两个产品似乎只是名字相同,但没有更多其他联系。

收购一款曾与微信竞争的产品的域名,字节跳动的社交野心更加昭然若揭。更大的想象空间是,字节跳动会不会通过flipchat布局海外市场,而挖来的微信员工团队做一款面向中国市场的飞聊。可以参考的案例是,字节跳动10亿美金收购Musical.ly,并完成其与抖音海外版Tik Tok的整合。

“相比单独推出一个社交产品,买一个更快吧,”一位头条内部人士曾这样向36氪判断,“最近新出的社交产品特别多,公司应该都是海投,聊意向阶段,还没听说给哪个产品TS的。”

上述人士还说了一个很重要的信号l,那就是最近好几个员工离职创业,这也意味着社交产品会“雨后春笋般的出来”,而社交战场也会“越来越热闹”。虽然不知道字节跳动会投哪些社交公司,但员工离职创办的社交产品似乎可以重点关注一下,比如flow、soda等;还有腾讯员工离职创业的社交产品,比如echo、pop等。

字节跳动的成功陷阱,社交没有方法论

对于所有互联网公司来说,社交都是制高点。能够拥有一张连接亿级甚至数十亿级用户的社交网络,这就是一座金矿。

雅虎和微软曾经先后计划以10亿美元和240亿美元的价格买下Facebook,但未果。到了2016年,微软还是用262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

在自传中提到这笔并购案时,CEO萨提亚·纳德拉认为是非常成功的,微软的10亿用户可以与LinkedIn的5亿用户互联互通,创造更大的价值。不久前,微软市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科技公司。时至今日,互联网像毛细血管一样在渗透,社交网络显的更为重要。可见,未来对社交产品的争夺将更为激烈。

BAT之后诞生的小巨头字节跳动,此前已经尝试过微头条和抖音,如今的飞聊会让它成功卡位纷争不断的社交星球吗?对于这件事,已经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但态度各异。

欢聚时代CEO李学凌赌飞聊能够成功。“因为我看到太多成功的因素在里面,机会真的可能来了。”到底是哪些成功因素,他没有回复36氪的询问。不过他在朋友圈解释,“成功的定义其实就是自己能够持续的活下去,但不一定规模做的多么大。”李学凌这样说,或许是因为YY也是在腾讯这样的巨头的夹击下谨慎小心的活下来。YY曾在2010年拒绝腾讯1.5亿美元的收购邀约,不过今年其子公司虎牙接受了腾讯4.6亿美元投资。



不看好飞聊的是“微信生态第一股”有赞CEO白鸦。曾在阿里和百度供职的他认为,拥有巨大流量的百度曾觉得习得了成功的惯性,2005年-2009年期间马不停蹄的推出“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空间”、“百度HI”和“百度有啊”,但最后成功的只有“百度知道”。他也以此暗喻又做电商、又做社交的字节跳动。与其说是不看好它做社交,还不如说提醒百度和字节跳动这样的大公司,不要掉入“成功的陷阱”。

一位接近腾讯人士也向36氪表达了类似的看法。“飞聊对微信不会构成威胁,终端设备这些介质还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有的公司产生了幻想,以为一两款产品成功了,以后做的产品都会成功。”对于赌飞聊成功的看法,该人士认为,“要看怎么定义成功,如果只要活下来,那么微博这样的算不算成功呢?”

但是一个看得见的趋势是,以前的Avatar及最近的soul、Ta在、ZEPETO、相看等App,相比传统产品融入了更多的技术元素。Google前CEO埃里克·施密特曾表示,Google Search和AdWords大获成功根本原因在于背后的技术洞见。

所谓技术洞见,是指用创新方式应用科技或设计,已达到生产成本的显著降低或产品功能和可用性的大幅提升。他还认为,依靠技术洞见生产出来的产品,可以与同类竞争产品拉开显著差距。

在新闻聚合产品、信息流、短视频领域取得成功的字节跳动,已经逐渐形成包括“数据能力+技术能力+流量能力+资本能力”等元素在内的模式化打法。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洞见积淀用来做社交,这会不会是它获得创新优势及实现突围的“一线阳光”?

多数人对此的态度并不乐观。

“技术其实更容易做到,但做社交不只是技术,还包括社交伦理等等。”上述接近腾讯人士说道。“我们的技术和社交场景不复用,主要是内容生产和内容推荐的技术”上述字节跳动内部人士说道,“(而且)基于关系链的推荐难度会比兴趣推荐好做得多。”

就强调技术洞见的Google来说,虽然公司看到“社交力量可能让搜索过时”,但他们在社交上的努力几乎被归零——Orkut仅限于巴西和印度市场,Wave被宣布放弃,而Buzz也在走下坡路。他们对社交网络兴起的回应,似乎只有可以连接AdWords和YouTube的Google+。

多少巨头在社交上折戟,这似乎在传达一个事实:社交没有方法论,更多诞生自巨大的变革之中。

因为网络化的节点一旦建立,形成的马太效应数倍于其他产品,很难突围也很难攻破。而且社交平台的生长力在不断衍生,同时也在不断通过收购加固壁垒。如腾讯曾竞购WhatsApp,但被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高价买走,后者还相继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同样10亿美元抛向Snapchat未果。

从子弹短信到ZEPETO,一位投资人向36氪表示,“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应用”。未面世的飞聊,已经被舆论包围,但应该更理性的看待它的未来发展。

但是技术的演进、公司的兴衰、产品的更迭,是一个自然变幻的过程,这里大概就是机会蕴藏的地方。

交流与沟通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哪些社交需求在当前欠满足?哪些被满足的需求,有可能因底层技术的演进而发生形式上的变化?”一位分析师向36氪分析道。2017年全球人口为75.5亿人,近一半都在使用Facebook系产品;2020年全球人口将增至97.5亿,这里还有大量的需求。

信本咨询 www.Sjxb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