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本资讯 >> 政策解读

美联储效应外溢!非洲经济“老大哥”近三年首次加息

来源:信本咨询www.Sjxbzx.com 发布时间:2018-11-26 浏览次数:7


美联储引领的紧缩周期,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不“跟”也得“跟”。在菲律宾、印尼和墨西哥集体宣布加息后,非洲经济的“老大哥”南非意外宣布加息,理由也是为了遏制通胀“未雨绸缪”。南非兰特兑美元最高涨近1.5%,创三个月最高。


在菲律宾、印尼和墨西哥等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集体宣布加息后,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南非也意外宣布加息,理由也是为了遏制通胀“未雨绸缪”。

11月22日,南非央行上调基准回购利率25个基点,从6.50%涨至6.75%,为2016年一季度以来首次加息。投票结果也非常焦灼,六位货币政策委员会(MPC)票委中,有三人支持加息另外三人支持按兵不动。行长Lesetja Kganyago表示,“经过激烈的争论后”决定加息。

这一决定颇为意外。路透社上周统计的26名经济学家中,16人预期南非央行按兵不动。其行长表示,加息旨在将通胀预期锚定在目标区间3%-6%的中位数(4.5%)附近,如果推迟调整政策可能导致通胀预期更为高涨,引发“第二轮通胀效应”,甚至要求未来更为强劲的货币政策回应。

有分析认为,南非央行此次加息可能是一次性事件,因为该国“央妈”一直面临政府的压力帮助推涨经济。不过加息声明透露,央行模型认为到2020年底还有四次加息,每次幅度25个基点。央行虽下调了2018年经济增速预期至0.6%(此前预期0.7%),但维持2019和2020年的增速预期不变,其中2019年GDP增长或高达1.9%,2020年或在2013年以来首次触及2%的增长目标。

行长Kganyago强调称,目前南非经济面临的挑战“主要是结构性的”,不能简单被货币政策解决;该国通胀风险保持高企,主要受本币兰特贬值和此前油价飙升的影响。兰特贬值风险受到趋紧的全球状况、市场波动增加、投资者对新兴经济体的情绪恶化影响。

由于近期兰特汇率上涨和油价暴跌,南非央行将2018年平均通胀预期从4.8%小幅下修至4.7%,但仍认为2019和2020年的通胀会超过5%,预期分别为5.5%和5.4%。随着通胀持续偏离区间中点,在2019年三季度可能触顶至5.6%。因此本次加息属于预防性质,该国央行仍认为自己的货币政策立场属于“宽松”。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消费者通胀涨至5.1%,9月为4.9%。

受加息消息推动,南非兰特兑美元最高涨近1.5%,至1美元兑13.72兰特,创8月10日以来盘中新高。该国2026年12月到期的基准国债收益率下跌8个基点,至8.96%,创9月28日以来最低。彭博社分析称,这说明交易员普遍认为南非加息并不是一次性事件。


不过华尔街的分析观点不太一致。

法国巴黎银行的南非经济学家Jeffrey Schultz表示,三比三的投票结果说明,南非利率政策路径前景更偏鸽派,在衡量通胀风险时的举动属于“积极但谨慎”。NKC African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Elize Kruger也认为,本次并不是一个加息周期的开始,利率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不变。

花旗银行的南非经济学家Gina Schoeman则认为,这是南非央行首次在实际通胀没有打破目标区间的情况下加息,证明央行认为较快行动更好,这样才有更多政策空间迎接未来的更多波动。法国东方汇理银行的高级EM策略师Guillaume Tresca表示,央行行长的语调表明,政策进一步收紧的可能性要高于预期,央行将非常依赖经济数据做出决策,也会密切关注兰特汇率的变动。

华尔街见闻旗下的WEEX交易计划曾提到,南非作为“非洲经济的老大哥”,可能是美联储加息路上的又一个牺牲品。美国政策收紧,已经引发新兴市场股债汇被抛售,更多国家央行也不得不用政策收紧来回应美国加息:

麦格理认为,目前南非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今年八月货币快速贬值带来的通胀压力,今年九月同比较八月上涨了4.9%。而未来几个月CPI的增长率也将超过6%,可能会超过南非央行设定的3%-6%的通胀目标,助长加息预期。

麦格理此前预测,南非央行仍对加息抱有顾虑,主要是对银行业整体的健康状况存疑以及对主权评级下调预期的担忧,目前只能指望较弱的内需来应对潜在的通胀情况。此外,南非央行维持再回购利率的操作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考虑到大量外国资本集中在南非国债上,央行此举无异于测试市场的信心,并避免外资在兰特贬值的情况下遭受损失。此前,国外投资者对于南非国债的投资信心较弱。

信本咨询 www.Sjxbz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