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本百科 >> 投资百科

内参消息:天邦股份6年资本支出37亿营业利润1.89亿

来源:信本www.Sjxbzx.com 发布时间:2020-04-10 浏览次数:160

内参消息:天邦股份6年资本支出37亿营业利润1.89亿


    内参消息4月10日讯(记者郑岚予胡靖聆)近日,猪肉价格在疯涨了三个多月后终于在一些省市有所回落,大家在调侃“终于可以大块吃肉”的同时,对猪肉概念股的关注仍高居不下。而在众多此类上市公司中,天邦股份(002124,股吧)明显是个异数:存栏数据自相矛盾,跟同一时期给不同投资机构提供的存栏数据完全不同;迅猛扩张,资本支出远超营业利润19倍导致负债飙升;消耗性生物资产减值异于同行……


内参消息:天邦股份6年资本支出37亿营业利润1.89亿


    内参消息记者手里有一份去年年末机构调研时天邦股份提供的财务预测数据,预测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60.63亿元,净利润2.55亿元,而天邦股份今年2月29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60.06亿元,净利润1.21亿元。在净利润这个数字上打折一半以上,前述财务预测数据还显示,2020年天邦股份预测营业收入为128.75亿元,净利润为47.28亿元。


    对此,天邦股份对内参消息表示:“公司不知道贵网记者数据来源,无从评论。公司会努力抓住市场机遇,为股东创造尽可能多的价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2月底天邦股份发布的定增预案中,拟募资26.66亿元,其中5.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用于生猪养殖扩张的资金为9.28亿元,用于生猪屠宰和饲料生产的资金为12.08亿元。而这已经是天邦股份自2019年6月起第三次修改定增预案了,有接近天邦股份的人士告诉内参消息,结合定增计划来看,天邦股份2019年净利润明显低于同行颇让人起疑。


    “云里雾里”的母猪存栏数据


    母猪的存栏数据是天邦类型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指标,而天邦股份在这一指标上变化万千,能繁母猪和后备母猪疑似存在数量上相互混淆的现象。前述接近天邦股份的业内人士向内参消息记者表示:“天邦的能繁母猪数据一直不准确,披露有点乱。原则上能繁母猪指二元母猪,由于非洲猪瘟影响,企业将外三元母猪作为后备母猪,但需要8个月才能性成熟,转为能繁母猪。”


    近日,内参消息记者得到一份对天邦股份母猪存栏的尽调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天邦股份的母猪合计为30.45万头,其中后备母猪是15.12万头。而天邦股份在2019年11月17日对中信农业的会议纪要中,后备母猪从15.12万头变成了20万头。


    内参消息记者梳理多份天邦股份会议纪要发现,母猪的存栏数据更是云里雾里:2019年6月11日天邦股份跟中泰农业的交流纪要中,天邦股份董秘称,目前公司能繁母猪存栏15.5万头,后备母猪14万头;2019年8月21日跟天风的电话会议中,天邦股份母猪存栏数据变成了“年中能繁12万,后备18万”。


    对于天邦股份对外披露的存栏量与投资机构尽调报告存栏数据之间的差异,内参消息向天邦股份进行求证,天邦股份回复颇为别致:“公司在不同时点对未来的预测数存在一些差异是正常情况,都是基于公司各个时期的具体情况和市场环境所做出的预估。”


    天邦股份的母猪存栏数据对投资机构而言是变化万千的回复,而对个人投资者则是讳莫如深,有个人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天邦股份提问:截至2019年3季度,公司存栏能繁母猪和后备母猪的具体数量是多少?天邦股份回复称:公司公告尚不包含此类明细,请您谅解。


    此前也早有个人投资者对天邦股份混乱的存栏数据产生质疑。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向天邦股份提问:“3月3日投资者调研中2019年底能繁母猪17.4万头,2020年上半年每月增加能繁2-3万头。按此计算,3月初应有能繁母猪21-23万头。在3月4日,天邦股份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又说目前能繁母猪仅有18万头。”对此,天邦股份回复称,调研纪要的表述脱离了当时的语境表述不够准确,公司对此表示歉意。


    无独有偶,2019年8月21日天邦股份对天风的电话会的不完整记录显示天邦股份“2019年年底保证能繁20万,能繁加后备合计35万以上。”对于这个数字,天邦股份回复内参消息表示,2019年底能繁母猪20万头,能繁加后备母猪合计35万头是公司当时和投资者交流被问及时的一个预测或者说努力的目标。


    激进豪赌:资本支出是营业利润的19倍


    天邦股份成立于2001年4月,公司前身为1996年9月25日成立的余姚天邦,2013年天邦股份开始进入养猪行业。在2017年天邦股份20周年大会上,天邦股份董事长张邦辉提出了未来实现千亿销售和千亿市值的目标。在双千目标的指引下,天邦股份在长期资产投资上较为激进。从数据来看,2013-2018年天邦股份的营业利润累计仅为1.89亿元,但是同期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累计达到37.22亿元,两者相差超过19倍。也就是说天邦股份赚的利润又全部投入到设备中了,而且还要额外举债。


    相比较而言,同行业的温氏股份(300498,股吧)上述两个指标累计值基本相等,2015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温氏股份投资活动中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累计为379.06亿元,同期的营业利润374.97亿元。


    具体来看,天邦股份在2018年在建工程投入是2017年的4倍之多,达到7.6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7.24亿元。在天邦股份股吧中,一位投资者表示,其实现在开工建设猪场的消息并不算利好消息,因为现在猪企都疯狂扩产,但投资利润与风险并存,疯狂扩产后果是猪肉产能有可能过剩导致亏损。但建场地投资很多都是融资货款的,届时财务开支会进一步加大,如再亏损雪上加霜,会造成经营困难,举步维艰的地步。


    内参消息记者向天邦股份请教公司对该投资者的看法,其董秘称:“公司严格按照上市公司运作规范进行内控管理,目前经营和现金流正常”。但从资金状况来看,天邦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从2017年的31.40%增长到2018年的61.52%,2019年3季度末达到64.53%。短期负债也从2017年的4.55亿元增长到2019年3季度末的20.02亿元,而2019年3季度末账上货币资金仅7.32亿元。


    前述接近天邦股份业内人士向内参消息记者分析指出,天邦股份确实存在资产过重,固定成本升高后,受猪周期影响,业绩大幅波动的情况。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向内参消息记者分析称,只能说天邦股份更为激进,不惜冒着风险举债,也可能是增发股票募资疯狂扩张,而相对而言温氏股份经营只用自己的利润扩张。况玉清认为,疯狂扩张的结果不好猜测,高收益还是高风险有时候是件听天由命的事情。有投资者说:“虽说自古十赌九输,但赢的那个一定赚到盆满钵满,谁见了不眼红心热呢。


    募投项目实际使用资金曾砍半未来定增项目何去何从?


    天邦股份最近一次的定增是从2019年6月开始的,彼时计划募资42亿元,到今年2月计划募资变成26.62亿元,经历了三次修订。细数天邦股份的募投之路,也有诸多不寻常之处。2017年天邦股份定增募资14.64亿元,2017年公司将部分闲置募集资金8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其他的资金投向8个项目,其中黄花塘循环农业产业园建设项承诺投资金额是2.98亿元:该项目2017年投入7063.67万元,到了2018年项目承诺投资金额调整成1.87亿元,当期投入2461.38万元,投资项目进度为93.84%,实现效益-1438.37万元。2019年上半年投入685.69万元,投资进度是97.50%,当期实现效益是-925.82万元。


    有趣的是,不仅该项目的募投金额缩水,2017年年报中天邦股份曾表示,抓住国家畜牧业尤其是生猪养殖产业的历史性发展机遇,利用天邦股份制定的先进工艺、技术和标准建设相应的现代化大型母猪场。转眼到了2018年建设猪场的钱就大幅度缩减了:2018年年报显示,黄徐庄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项目的承诺投资金额也由2.95亿元调整为1.20亿元;中套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项目承诺投资金额由2.98亿元调整为1.11亿元;201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岑溪市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项目承诺投资金额由2.96亿元调整为1.23亿元,在此基础上,2019年中报显示该项目的承诺金额调整为1.11亿元;2019年上半年,天邦股份将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项目承诺投资金额由1.51亿元调整为5183.93万元。


    对于调整募投金额,天邦股份董秘在回复内参消息记者时表示,主要原因是设计改进和种猪内部供应带来的项目投资节约。


    而募投项目未达到计划进度或预计收益的原因,天邦股份在2019年上半年募资使用情况报告中解释称,黄花塘循环农业产业园建设项目、黄徐庄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等项目2018年开始陆续投产,后备母猪从配种、产仔,断奶到商品猪出栏销售需要一定时间;投产初期项目尚未达到满负荷状态,单位成本较高;同时考虑到非洲猪瘟疫情新形势,公司对每个猪场重新进行了生物安全风险评估,加大了生物安全防控的投入力度,及时淘汰受威胁猪只,对猪场进行生物安全升级改造,从而成本费用大幅上升。


    在今年2月底,天邦股份发布的定增预案中,拟募资26.65亿元,其中5.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用于生猪扩张的资金为9.27亿元,用于屠宰和饲料的资金为12.08亿元。对于该定增方案,有生猪养殖业内人士曾公开质疑,出于对天邦股份以往募资的疑虑,加上本次募资市场反映用于生猪养殖的募资比例低于市场预期,对天邦股份的现金流压力产生质疑。


    天邦股份董秘向内参消息记者回复称,此次募投项目是符合公司长期战略发展需求的。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市场可以有不同的观点。


    消耗性生物资产多年度未做减值计提


    2020年显然是天邦股份具有变革意义的一年,2019年扭亏为盈又逢定增,猪肉价格疯涨三个月虽有回落却仍被看好。前述接近天邦股份的业内人士对内参消息表示,2020年生猪全行业均看好。在这种看似光明的大背景下,天邦股份更有动机去让净利润跟去年比更上一个新台阶。但,市场或许存在不同的声音,前述业内人士除对2019年天邦的净利润存疑外,天邦股份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也令人颇为不解。


    天邦股份在财报中提到,公司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包括仔猪、保育猪、育肥猪、商品种猪。内参消息记者梳理天邦股份历年财报,自2014年以来,天邦股份只有两个年度计提了消耗性生物资产跌价准备,2014年消耗性生物资产为1.47亿元,跌价准备金额为0.028亿元,2018年消耗性生物资产为13.10亿元,跌价准备金额为0.94亿元,其他年份和2019年上半年未做跌价计提准备。


    深交所在对天邦股份下发的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中,质疑天邦股份是否存在通过存货跌价准备转回或转销进行利润调节的情形。天邦股份在回函中否认了调节业绩,认为报告期内消耗性生物资产跌价准备计提合理,从市场行情看,2019年3月份以后猪价波动中总体呈上升趋势,二季度开始猪价明显上升,生猪销售价格明显高于养殖成本。因此公司判断2019年6月末消耗性生物资产不存在减值迹象,无需计提减值准备。


    相比较而言,据温氏股份对外披露的财务数据,除了2014年外,每一财年都做消耗性生物资产跌价计提。2015-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消耗性生物资产分别为68.01亿元、81.33亿元、85.33亿元、99.07亿元和88.28亿元,同期的消耗性生物资产跌价计提分别是0.056亿元、4.91亿元、0.039亿元、1.07亿元和0.08亿元。


    对于消耗性生物资产多年度未做减值计提而异于同行,天邦股份董秘向内参消息记者回复称,是否存在减值及如何计提减值准备都是经过会计师审计的。而某投资机构负责人向内参消息记者分析称,“我们也一直怀疑天邦股份消耗性生物资产跌价问题,从行业普遍性来看,天邦股份应该计提大额减值。”


    内参消息声明:内参消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内参消息


    信本咨询业务主要为客户提供金融牌照办理与并购顾问、许可证资质办理与并购顾问、融资咨询顾问、公司收购与转让顾问、上市公司并购顾问、私募基金顾问、工商财税顾问、知识产权顾问、法务服务顾问、人力资源服务顾问、上市咨询顾问等全方位咨询顾问服务,小额贷款公司牌照办理。

来源:信本 www.Sjxbzx.com

上一篇:复星医药股票

下一篇:期货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