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本资讯 >> 政策解读

四川两城商行官宣合并城商行重组改革开启新一轮变局

来源:信本www.Sjxbzx.com 发布时间:2020-06-30 浏览次数:1104

四川两城商行官宣合并城商行重组改革开启新一轮变局


    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又添新案例。


    6月26日,位于四川的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同日公告,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


四川两城商行官宣合并城商行重组改革开启新一轮变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整合凉山、攀枝花等地方银行,即是组建四川省一直在推进的省级城商行——四川银行。但最终名字仍需监管核准。


    今年以来,四川省政府在多个文件中表示要组建四川银行。就在6月9日,四川省发布《关于加快构建“4+6”现代服务业体系推动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时表示,按规定组建四川银行,做强四川金控集团,推进农村信用社改革,推动地方法人金融机构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


    重庆市国资委网站5月6日曾公告,重庆渝富控股集团与四川金控集团加强合作,拟参与发起设立四川银行,公司注册资本300亿元。不过,该消息很快被删除,而新设的银行是否为“四川银行”还有待监管部门批准。如果该消息属实,300亿元的注册资本,将成为目前注册资本最大的城商行。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四川银行就已经在筹建,想参与的企业很多。但一方面是监管谨慎,一方面也是参与的资本与方案未定,类似情况在不少地方的城商行都存在。现在四川两家银行公告,或许意味着城商行新一轮的重组进程加快。最终能否顺利落地,主要看监管能否批准。


    对城商行来说,重组并非新鲜事,早在2015年,银监会就曾表态支持城商行跨区兼并,截至当年已重组十余家城商行。


    从2019年开始,中小城商行、农商行的经营风险开始成为金融焦点问题之一。进入2020年,新冠疫情背景下,中小银行由于业务和资产结构单一、经营缓冲垫较薄等原因,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中小行的重组又被监管层和市场频频提及和讨论。


    今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会上表示,中小银行在疫情期间受到明显冲击,今年将会大力推进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


    6家城商行为何被穆迪调降


    2019年以来,中小行风险频频暴露,先后发生包商银行被托管、锦州银行被重组、恒丰银行被注资事件,其背后固然与银行经营管控内部问题相关,经济下行背景下其流动性、盈利能力、资产质量脆弱性也更容易暴露。


    此外,2019年共有山西平遥农村商业银行、长春农村商业银行等13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同期超过30家农商行、城商行评级上调)。


    而中小行评级被下调并未结束,2020年3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6家银行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并维持其评级包括南京银行(7.330,-0.08,-1.08%)、宁波银行(26.390,0.28,1.07%)、苏州银行(8.270,-0.09,-1.08%)、深圳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和富邦华一银行。


    对于这6家银行评级被下调,某城商行业务人士表示,除富邦华一银行外,其余5家银行都为区域性银行,存在小微企业敞口较大、贷款多元化程度较低、对最受影响的行业或地区的贷款敞口较大等风险隐患,对经济下行更为敏感,特别是上述银行均扎根经济发达沿海地区,所在城市的制造业和贸易相关行业更易受潜在的全球需求萎缩影响。但就评级本身对银行的影响来说,除了会影响其在境外的发债成本,对其境内经营影响不大。


    即便如此,中小行面临经营承压已是不容回避的问题,尤其对规模相对农商行、村镇银行更大,且希望做大做强的城商行来说,加速转型的压力显然更大。


    重组是城商行破局之策吗?


    纵观城商行现状,虽然整体发展较快,但其资产规模、资产质量、盈利能力、资本充足率四个方面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截至2019年末,全国134家城商行总资产达到37.28万亿元,占全国银行业的12.85%;实现净利润2509亿元,占全国银行业的12.59%;净息差为2.09%,较银行业平均水平低0.11%;资产利润率为0.70%,较银行业平均水平低0.17%;不良贷款率为2.32%,较银行业平均水平高0.46%;拨备覆盖率为153.96%,较银行业平均水平低32.12%;资本充足率为12.70%,较银行业平均水平低1.94%。


    此外,更严峻的问题是,城商行的净利润、资产规模、资产质量、盈利能力、资产配置等多项指标呈现出明显的分化。


    公认的第一阵营北京银行(4.880,-0.02,-0.41%)、上海银行(8.210,-0.03,-0.36%)和江苏银行(5.660,-0.03,-0.53%),总资产都超过2万亿,增速也明显快于股份制和国有银行,甚至比一些规模较小的股份制银行更大。目前城商行资产规模的中位数仍然在1600亿左右,1000-3000亿的资产规模是绝大多数城商行的体量。


    虽然体量不小,但从ROA来看,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超过1%的只有宁波银行、台州银行、贵阳银行(7.130,-0.04,-0.56%)、成都银行(7.900,-0.05,-0.63%)、昆仑银行、浙江泰隆、湖州银行;尤其以台州银行和浙江泰隆银行ROA最高,亦是服务小微著称的最有特色的中小城商行。


    城商行群体发展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生态越发明显,虽然少数优秀的城商行的确具备明显的规模与质量优势,持续发展确定性较强;但大部分城商行由于发展战略、资源禀赋、盈利能力、产品创新等方面弱势明显,核心竞争力不足,发展后劲匮乏,如何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依然等待着破局。


    重组是破局良策吗?


    西南一位地方金融交易所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某些地方城商行来说,此前几年的业务模式、风控都存在很多的历史遗留问题,有些城商行的真实不良率很高,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城商行本身,都希望能够快点重组。这样原有的债权债务都可以借机得到清理,对银行来说是一次极大的换血和解压。对地方的一些有实力的企业来说,还是希望得到银行的股权。但之所以近年重组的节奏慢下来,恐怕监管也在审慎考量,毕竟就市场来看,只是重组不解决思路和经营问题,风险还是又可能再一次暴露。


    西南一位城商行业务人士表示,中小银行依然面临着同质化、风险较大的压力。其发展业务、转型,存在一窝蜂的局面。比如别人发展金融科技,就一窝蜂做数字转型。但很多银行没有真正做到因地制宜,这个层面来说,区域性银行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信本咨询主要为客户提供融资租赁牌照、商业保理牌照、小额贷款牌照、融资担保牌照、保险中介牌照、典当行牌照、私募基金牌照、其他金融牌照等金融牌照办理与并购顾问服务,致力于打造为世界领先且受人尊敬的健康金融生态解决方案服务商。

来源:信本 www.Sjxbzx.com